阅读历史
换源:

第311章 上庭(2)陆雅雯出现,当场揭穿傅亢(二更)

作品: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作者:恩很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8 14:53:53|下载: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TXT下载
  “谁说,池沐沐没有证据!”秦辞的声音,震惊全场。

  池沐沐那一刻也回头不由得看着秦辞。

  因为秦辞什么都没有告诉她,所以她完全不知道秦辞现在在说什么。

  秦辞从观众席上站起来。

  他冲着法庭上的法官大声吼道,“要是陆雅雯出现在法庭上指证傅亢,是不是就算有证据了?!”

  法官脸色严肃,“目前警方给我们的回复时,陆雅雯不会出庭。”

  “我在问您,如果陆雅雯出庭,法官大人是不是就可以继续审判池沐沐刚刚指控傅亢的案件?没有问法官大人,陆雅雯是否能够出庭,还请法官大人,就问题回答。”秦辞分明有些咄咄逼人。

  法官明显脸色不好,他说,“法庭是一个庄严的地方,不允许无关人等影响到法庭的审判秩序。目前我法院接受到的所有证据,只有对陆雅雯、董辉以及在场其他被告方的一个审判,在没有确切证据可以说明这件事情和其他人有关,我院不予受理。”

  “法官大人就这么肯定我们没有确切证据吗?”

  “就目前我法院受理的所有资料看来,没有。”法官回答得很肯定。

  “法官大人,你不觉得你一直在逃避我的问题吗?我一直再问你,陆雅雯出庭,是不是就可成为你受理的证据,而你一直在说你没有受到证据,是法官大人的理解力有问题,还是在故意包庇谁?”秦辞质疑。

  法官脸色一沉,“我作为法官,代表南予国的法律,我自然会做到公平公正的受理所有案件。你对我的诽谤,我可以按照南予国刑事法第二十三章第八十三条……”

  “我知道你对法律很熟悉,也不用给我背什么条条款款了。我现在就是明确的告诉你,池沐沐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和傅亢有关,请你受理她的案件需求!”

  “没有证据……”

  “我有证据!”法庭大厅的大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女性嗓音。

  现场所有观众,全部都看向了法庭现场的入口处。

  看到了,传闻已经早就逃走去了国外了无音讯的,陆雅雯。

  傅亢整个人一下不淡定了。

  他狠狠的看着陆雅雯,想都没有想过,陆雅雯还活着。

  陆雅雯还这么活生生的或者,甚至到了法庭现场。

  不。

  不可能。

  他做事情从来都是滴水不漏的。

  上次杀燕轩,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就办成了,现在甚至所有人都不知道,燕轩已经死了,燕轩的家人都不知道。

  他做得这么天衣无缝,怎么可能会有漏洞。

  怎么可能,陆雅雯还没死。

  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他的人会骗他。

  绝对不可能。

  陆雅雯根本就没有那个能耐,让他的人听从陆雅雯的安排。

  但是现在。

  现在,这个陆雅雯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到底怎么解释?!

  傅亢上一秒还有的得意,还有的对池沐沐的不屑一顾,此刻瞬间变成了慌乱。

  第一次慌乱不堪。

  他很清楚,陆雅雯的出现,对他有害无利。

  甚至是,可以让他,真的死得惨烈。

  他身体在发抖。

  在隐忍着发抖。

  那一刻陆雅雯对着法官大声说道,“我是陆雅雯,请问我可以出现在被告席上吗?”

  法官似乎是沉默了几秒,他又回头看了看审判席。

  审判席一致点头。

  法官不得已,只得允许。

  陆雅雯被工作人员带到了被告席上。

  董辉看到陆雅雯,那一刻也被惊吓道。

  要知道刚刚,就刚刚他才对着现场所有人发誓,一切和傅亢无关。

  如果现在被陆雅雯拆穿,他难以想象,他的罪名是不是又会增加?!

  陆雅雯此刻的视线却没有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他对着法官说道,“对于被告方指控我作为池氏疫苗事件的主使者,对此我有异议,我要为我自己做法律辩护。”

  按照法律程序。

  被告人为自己做法律辩解,法官不可能拒绝。

  他点头,“允许。”

  陆雅雯点头,对着法庭上所有人说道,“董辉说我和他有一腿,我明确的告诉所有人,我这辈子就爱过傅亢一个人,我只和傅亢上过床,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怎么证明自己?”苏江此刻站了起来。

  从刚刚的局势,他就敏锐的发现,这件案子,还有更多的空间可以挖掘。

  陆雅雯转头对着董辉,“你说我和你上过床是吗?”

  “是。就是你勾引我的!”董辉只得不停的去圆谎。

  寄希望,还能有一丝希望。

  “那请问,我身上哪里有胎记?”陆雅雯问他。

  董辉一怔。

  “既然上过床,我身体你应该看得清楚,请问,我身体上哪里有一块胎记?”陆雅雯大声质问。

  董辉抬头看了一眼傅亢。

  所有人此刻都看着董辉。

  池沐沐那一刻也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她拆穿,“怎么,要傅亢给你提示?”

  话音落。

  现场所有人都注意着董辉的视线。

  董辉不敢再看过去,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屁股上,屁股上有!”

  陆雅雯笑了一下,冷冷的说道,“我全身都没有。”

  “……”董辉整个人一下慌张了。

  陆雅雯对着法官说道,“请法官大人验证。”

  法官点头,让工作人员带陆雅雯出庭。

  很快。

  工作人员把结果递送给法官以及审判席。

  法官说,“陆雅雯身上没有胎记!”

  董辉脸都吓白了。

  陆雅雯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说道,“足以说明,我和董辉并没有一腿,所有都是他在杜撰!”

  “也就可以说明,董辉的认罪事实存在极大的问题,也就不能作为本庭的事实依据。”苏江擦嘴。

  法官不得不点头。

  “法官大人,我有问题想要问陆雅雯。”苏江神情。

  法官没有理解答应。

  “既然案件现在存在问题,我就必须为我当事人进行重新起诉。”苏江态度坚硬。

  法官犹豫了几秒,点头。

  点头那一刻对着身边的助理说了几句,助理离开。

  观众席上的燕衿和秦辞倒是把法官的这一幕看得清楚,毕竟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现场陆雅雯的身上,注意不了。

  秦辞说,“法官开始去给上级汇报了。”

  燕衿微点头。

  “只是,没什么作用。我刚刚已经确定了,你儿砸已经把上庭的视频公布在了网上,现在看得人还很多。沈家怕引起民愤,不敢让法官终止审判。”

  “傅亢存在的时间,确实太长了。”燕衿冷声。

  对燕家而言,傅亢也早该结束了。

  如果不是乔箐先出手,燕衿也会动手了。

  甚至于。

  池氏药业这次的危机,要是池沐沐还没能真的扭转局势,燕衿也会动手。

  毕竟。

  池氏药业倒台,沈家控制南予国的药品经济,对燕家而言不会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产生威胁,燕家不会让沈家得逞。

  而之所以燕衿迟迟不动手,也是不想太早的和沈家对抗,帝烨现在需要时间,他自然就不能轻举妄动,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主动和沈家拉爆。

  好在。

  池沐沐没有她想的那么不堪一击。

  能够坚持到现在,实属,他的意外。

  他眼眸微动,依旧冷然的看着现场所有的一切。

  此刻苏江面对着陆雅雯,开始询问,“刚刚陆小姐说,你对董辉指控你是主使者有异议,请问,这件事情的主使者,不是你吗?”

  “不是。”陆雅雯直截了当,“是傅亢。”

  现场,又是一片唏嘘。

  傅亢隐忍着巨大的愤怒,还有那不受控制的慌张,狠狠的看着陆雅雯。

  “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傅亢指使?”

  “有。”陆雅雯很肯定。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陆雅雯,都是很期待,一个大的反转。

  毕竟,正常人都希望一件事情可以水落石出,然后大快人心!

  “在你回答问题之前,请你清楚,现在是在法庭上,法庭上说的每一个字,都要承担法律责任。”法官突然插嘴,看似在提醒,实际上就是在威胁。

  亦或者在故意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等待上级给他的一个指示。

  也就在此刻。

  刚刚离开的工作人员,回到了法庭现场,走向法官,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法官脸色明显有些微变,又微点了点头。

  那一刻明显又坐端正了一些,似乎是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指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秦辞看着法官的模样,又笑道,“看来是得到了命令,必须公平公正了。”

  不公平公正怎么可以?!

  现在可是全南予国的人都在看他审判。

  法庭上,陆雅雯在沉默了两秒之后,似乎深呼吸了一下,开口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绝对事实,如有半句谎言,就天打雷劈!”

  “好!”法官一口答应,“既然如此,就请你如实认真的回答原告律师的提问。”

  陆雅雯点头。

  点头那一刻,抬头看了一眼观众席上的傅亢。

  两个人四目相对。

  即使隔得有些远,也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傅亢猩红的眼眶,傅亢恨不得杀了她的狰狞。

  陆雅雯喉咙微动。

  这段时间,被秦辞监禁的这段时间,她其实也想过要不要就这么放过傅亢,毕竟她爱了他很多年,她也不想看到他死,但是,在她“死”了的这么长一段时间,她没有看到傅亢的一丝难过,她没有看到傅亢的一丝隐忍,她得到的消息只有,傅亢一直在不停的发展安阳药业,一直在为自己的前程努力,没有对她有过一点愧疚不安。

  她没有那么无私,也没有那么脑残。

  既然傅亢无情无义,她也没有必要,为他而死。

  她回眸。

  眼里的那么一丝情绪,瞬间变成了犀利的目光,她说,“傅亢为了洗脱这件事情的罪名,所以让我来给他抵罪,毕竟我有陷害池沐沐的动机。他告诉我说,他会送我离开南城,离开南予国,就算我被认定有罪,南予国的警方也找不到我,我也不会被处罚。如此一来,我可以安全离开,他可以撇清罪名,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他甚至还承诺说,等事情过了,他重新拿回了属于他的权利,他就把我从国外接回来,还承诺,会娶我。”

  “既然如此,为什么在他送你平安离开之后,你又要回来指控她?”苏江问,“这似乎不符合逻辑。”

  “因为。”陆雅雯脸色阴冷无比,“傅亢根本就不是想要送我离开,他是根本想要杀了我!杀了我,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他,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揭穿他的罪行!”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傅亢是想要杀你?!”

  “我有录音!”陆雅雯一字一顿。

  “请出示你的录音。”苏江也没有征求法官的同意,直接让陆雅雯出示证据。

  陆雅雯把身上携带的那个U盘直接拿了出来。

  苏江拿过,然后让现场工作人员当众放了出来。

  一瞬间。

  法庭上就响起了一对男女对话的声音。

  “我的想法是,这按事情由你来背锅。你有报复池沐沐的动机,也有那个能力去捏造这样一出事故……”是傅亢的声音。

  “所以我就应该代替你去死。”是陆雅雯的声音。

  “我不会让你死。在你证明被揭露之前,我会让人秘密把你送走……”

  “我是罪人,还可以回到南予国吗?”

  “只要我还有权,我可以想办法……”

  很长一段录音。

  现场所有人都听得认真仔细。

  越听,就越是明了傅亢的残忍不堪。

  傅亢是听到录音的第一句话,就起身准备离开。

  在所有人对他还未真正注意到他的那一刻,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他很清楚。

  陆雅雯的指控,会让他的犯罪事实立马成立。

  他留在这里,就是在等死。

  不管他现在多大的情绪,不管他现在有多不甘,不管他之后会变成如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走。

  逃走,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他不相信他傅亢,就这么被彻底的打压了下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咬牙离开。

  刚走到门口。

  秦辞就这么堵在了那里。

  他笑得有些吊儿郎当,还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就是和此刻紧张的傅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说,“这都还没有结束,傅先生是打算往哪里走?”

  傅亢脸色难看无比。

  “刚到精彩部分,走得多可惜,傅先生还是回去座位上去好好欣赏,毕竟马上就要审判你了。”秦辞的一番话,让傅亢脸色沉了又沉。

  那一刻也瞬间想到,陆雅雯还活着的事情,可能就是和秦辞有关。

  心里压抑着愤怒,却也知道此刻不能引起了混乱。

  他看了一眼秦辞,转身打算回到观众席。

  刚走了两步。

  傅亢突然转身,一拳狠狠的往秦辞的脸上揍去。

  就算引起混乱,此刻逃跑才是关键。

  他不可能让自己死在这里。

  然而他的拳头刚出去,猛地一下就被秦辞一把接住,稳当而有力。

  甚至让傅亢那一刻动弹不得。

  他狠狠的瞪着秦辞,用尽全力却也挣脱不开。

  秦辞冷血无比的说道,“早料到你这么卑鄙了。”

  傅亢咬牙。

  “秦辞,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我家沐沐在你身上受到的那些委屈不就白受了吗?!”秦辞脸色越来越冷。

  说完那一刻。

  甚至突然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傅亢身上。

  傅亢一个不稳。

  猛地一下被秦辞的力量直接踹飞在了地上。

  一瞬间引起了巨大的声响。

  惊动了现场的所有人。

  然而秦辞踢了一脚傅亢之后,却并没有就此停下来。

  他过去,一把抓住傅亢的领口,一拳又一拳,直接打在了傅亢的脸上。

  打得他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让他!

  欺负池沐沐!

  ------题外话------

  明天继续。

  确定傅亢是真的要下台了!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