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章二五二 亡国祸首

作品:第一氏族|作者:我是蓬蒿人|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6-30 19:30:38|下载:第一氏族TXT下载
  赵宁乘坐楼船离开松林镇,翌日从永济渠进入黄河。

  顺流东下一段距离,没用太长时间,就已经能够看到郓州州城。

  松林镇只是位于进入齐鲁之地(泰山地域)的门户地带,郓州城则是实打实的门户重镇。黄河以北(河北)的兵马,要进入黄河以南(河南)的中原大地,首先必须攻占齐鲁,否则侧翼威胁就会一直存在,齐鲁兵马甚至可以北渡黄河,直捣河北腹地、后方。

  而河北兵马要大规模踏足齐鲁之地,必然要过郓州城这道门槛。

  故而自古以来,郓州城就是兵家重镇。同时,郓州城临近运河永济渠段与黄河交汇地,对漕运的影响力非同寻常,随着运河开通,郓州城也成了繁华之地。

  “皇朝地势,金边银角草肚皮。控制了四边四角,也就控制了天下。从军事上说,齐鲁大地北控燕赵之地,南控数千里中原,是天下少有的核心地域。依我看,这回到郓州城,我们应该会停留不短时间。”

  跟昨日一样,今天赵宁跟杨佳妮还是在手谈,经历了一番令人精疲力竭的厮杀后,两人离开座位来到船舷前看风景,放松之余,杨佳妮望着郓州城方向忽然说道。

  赵宁笑了笑,“我可没有控制天下的想法,到郓州城来,是为了给陈奕的船行解决漕运上遇到的麻烦。要说真有别的想法,那也是因为齐鲁是河北的腹背之一,一旦河北战事僵持,齐鲁就是后方,可以提供支援战场的力量,譬如说兵源。”

  杨佳妮不无深意的看了赵宁一眼,却什么也没有多说。

  前朝皇帝收世家的权,做得太过明显,引发世家怨恨,又因为开凿运河、数征高句丽失败,导致百姓生不如死,结果天下有了造反的人后,各个世家立即开始扶持各路反贼。如果没有世家从中作梗,以当时皇朝的军队战力,仅仅是剿灭百姓反军的话,并不会多么困难。

  但就是因为有世家在暗中扶持,反军才灭了一股起两股,灭了两股又起四股,怎么也杀不完,最终导致皇朝崩溃。而后最终坐拥天下的,也不是百姓反军,而是同为世家的宋氏。

  皇帝真把世家逼狠了,世家绝不会坐以待毙,赵氏没道理不一样。这就是杨佳妮没有明说的意思。

  赵宁知道杨佳妮的意思,但他没打算现在谈论这个话题。

  跟前朝不同的是,大齐到了今日,寒门势力已经不容小觑,手握这股力量的皇帝,处境跟前朝皇帝已经有本质区别。而宋治在吸取前朝覆灭的经验教训后,收世家权柄的策略也更加高明。且就眼下来说,世家还没有走到非得跟皇权,亦或是跟帝室死磕的地步。

  楼船在郓州城外的码头停泊。

  早早在此等候的陈奕连忙上来见赵宁,跟赵宁禀报他名下的长河船行,在郓州遭遇的困难以及当下的具体情况。

  赵氏以陈奕和他的船行为爪牙,插手漕运这件事,并没有摆到明面上来,世人并不知道长河船行是赵氏羽翼。

  自从赵氏一门出了三个王极境后,已经是树大招风,现在扩大族产只能隐蔽进行。青衣刀客之所以是青衣人,没有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品楼,也是避免一品楼的名声太响,招来不必要的注意、忌惮与打击。

  总而言之,赵宁当下的布局都是在暗中,虽然注定不能瞒太久,但他也只需要几年之内不暴露赵氏的真正实力。就像这回赵宁离开燕平城,也没有大张旗鼓,除了已经去陇右的魏无羡,进入推事院任职的陈安之,其他人并不知情。

  等到有人注意到赵宁离开燕平城,问起他的动向,赵氏就会告诉别人,赵宁这是到杨氏做客顺便游历四方去了,他现在身无官职,而且五年之内不能出仕,目标并不太显眼。一路南行,赵宁跟杨佳妮也没有大张旗鼓,做事都是由一品楼出面。

  “属下已经跟他们面谈过好几次,但方家等家族态度强硬,不允许长河船行在这里建立分舵、船队、中转仓库。

  “他们的意思是,长河船行的货物到了这里,必须换用他们的船队进入齐鲁之地,也不准我们在这里承接从齐鲁进入中原的货物运输;就算是我们自己的商货需要中转储存,仓库也得用他们的给他们付租金。

  “如果我们的船队在这里把货物交给他们的船队,他们可以给我们一定数量的佣金,在后续路程的运费得交给他们。从齐鲁进入中原的货物如果我们要承接,他们可以把后续运费给我们,但我们也得给他们佣金。

  “一言以蔽之,双方可以合作,但长河船行不能进入郓州地界另立山头,抢夺他们的生意份额。”

  陈奕说这些情况的时候,面色很不好看。

  赵宁微微颔首,对这个情况并不感到意外。

  郓州城处在运河沟通河北、河南的节点上,又是齐鲁门户,进入齐鲁的货物很多都要经过这里,市井十分繁华。一个地方有了钱自然就会有大户,郓州地界上的地方豪强势力不容小觑,而且彼此盘根错节。

  赵宁打算在这里成立长河船行分舵,建立货物中转仓库,并新增一个货运船队,承接齐鲁大地与中原商货往来的生意,以此为基础,让长河船行渗透齐鲁大地。

  如此一来,长河船行在必要时候也能配合一品楼的行动,双方相互照顾、彼此帮衬,就能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这就不可避免要跟郓州地方豪强打交道。

  郓州地界上,没有世家势力,但这并不代表地方上就没有土豪——所谓土豪,通俗来说就是寒门庶族大地主,家财丰厚,在地方上有巨大影响力,但没有族人在官场掌握大权——这也是他们跟地方豪强的区别。

  能被称为豪强,肯定要有族人在官场地位显赫。赵氏在本朝之前就是地方豪强,在成为地方豪强之前,就是地方土豪。简而言之,地方豪强、土豪、大户富人是地头蛇,世家官员如果离开自家基业所在地出仕,面对他们时也要客气几分。

  长河船行是新建立的山头,要来分郓州本地船行的羹,对方当然不会答应。

  如果长河船行只是普通船行,那么接受对方提出的条件,双方合作也无妨,可赵宁要的,是长河船行必须赚取更多利润,同时将势力触角尽可能延伸出去,跟一品楼在齐鲁各地惩奸除恶的修行者相互呼应。

  为了在漕运之事上,给长河船行腾出生存空间,赵宁之前在燕平城的时候,通过对付庞氏、吕氏、郑氏等世家,拔掉了他们在漕运上的利益份额,挤除了空白,长河船行能在燕平城码头拥有自己的山头势力,也是靠着这个时机趁虚而入。

  但到了地方上,庞氏、吕氏、郑氏等世家或倾覆或衰落后,留下的利益份额明显被豪强大户趁机迅速抢占了。

  千番努力万般付出,却给他人做了嫁衣裳,这种事赵宁怎么能容忍?

  “你刚刚说方家,他们的家主可是叫方大为?”赵宁忽然想起什么,问陈奕。

  陈奕道:“正是方大为!”

  在杨佳妮奇怪目光的注视下,赵宁的表情变得很玩味。

  前世国战时期,北胡大军突破黄河天堑后,不少地方大地主的私人武装成了绿营军,在后续的战争中,赵宁免不得跟他们有过交战,方家家主方大为带领的绿营军,就曾是赵宁的对手之一。

  那一战双方殊死相搏,都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赵宁所在的军队几乎就要战败,是靠苏叶青带着一批一品楼精锐及时赶来支援,他才死里逃生击退方大为部,保全了自身性命与不少赵氏族人。

  也正是那一场血战之后,守着残破的城池,赵宁第一次跟苏叶青在月下城头对饮烧酒,成为知心的生死之交。

  可惜的是,那一战赵宁只是击退了方大为所部,并没能阵斩对方。

  后来江淮防线被破时,赵宁又见到了方大为,而彼时对方的境界已经超过他,成为破城的先锋大将,赵宁没能再一次挡住对方,在对方占领扬州城后只得仓惶南逃。

  没想到时光流转,到了这一世,两人竟然早早碰上。

  赵宁这回带着一品楼核心力量南下,对青衣人的任务是有分层安排的。在青衣人第一轮出动时,行侠仗义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小地方,例如松林镇,这是因为这些小地方的官府、土豪势力不强,青衣人能轻易完成任务,又不会让封疆大吏特别忌惮,立即出动庞大官兵强者围剿。

  在这些小地方打响名声后,一品楼才会集中力量去县城、州城活动。

  铲除这些小地方的恶人,虽然十分必要,有利于国战开始的时候,这些地方的青壮踊跃参军卫国,但赵宁需要亲自盯着的目标,却不是他们。

  前世十年国战,赵宁跟很多绿营军交过手,也听说过很多战绩突出的绿营军势力,知道他们的将领(大地主家主)是谁,这些人都是祸国殃民、贻害社稷、投敌反戈的罪人,赵宁这回南行肯定要尽可能铲除他们。

  如若不然,一旦几年后国战形势不利,这些人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之前在燕平城,赵宁扳倒了刘氏、庞氏,让吕氏、郑氏衰落,门第在战争中表现不堪的世家势力,算是处理了七七八八,主要就剩了徐氏。

  但在国战期间,十七将门、十四门第,其实几乎没有投敌的。

  他们虽然也重利益,但自小接受的优良、系统家族教育,让身为汉人的骄傲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使他们在异族蛮夷面前绝对不会低头。

  刘氏、庞氏、郑氏、吕氏的罪责,是在觉得北胡并不难战胜的情况下,为防将门在战争中势力壮大,千方百计掣肘了将门征战,客观上妨害了国战进程,并不是主观上就有资敌的意图。

  徐明朗虽然对国战失利有非常大的责任,但在最后,他也是带着一众徐氏高手战死在荆州城头。

  但这些地方庶族大地主,崛起的道路就是跟其他地主勾心斗角,拼杀的你死我活,再兼并平民土地,让百姓家破人亡,充满了血腥暴力,同时又跟官府官员相互勾结,为了利益增长无所不用其极。

  与靠功勋成为皇朝权贵的世家不同,从根本上说,他们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与血泪壮大自身的,血与火的残酷斗争、崛起之路,让他们早就抛弃了良知,从根本上就没什么道德观念,眼中大多只有利益,自然也就没有那么深厚的民族观念。

  为了自身利益,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有奶就是娘。

  这从寒门官员为了自身仕途前程,对皇帝无条件服从,在皇帝面前宁愿跪着做奴才就能看得出来。世家子弟是绝对不能接受,在朝议时跪在皇帝面前的。

  膝盖这个东西,弯了一次就会弯无数次,尊严这个东西,一次放下了就永远放下了,当人没有道德底线之后,什么事做不出来?

  原本,大齐皇朝内部的权力之争,并没有现在这么浓厚的血腥味,文武分流文武制衡,大家都是世家权贵,只要能保证家族地位,谁愿意没事找事?稳定与秩序是保证权力的基本前提。

  文武阵营不同在朝堂上争争也就是了,私底下不会不择手段构陷对方,更不会为了家族壮大去扶持市井黑帮,战争来临的时候,大家该怎么迎敌就怎么迎敌,门第也不会冒着战争失败的风险去掣肘将门。

  但如今,皇帝一手掀起的文武之争,让文武双方走上了互相残杀的道路,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势下,各个世家为了自保为了壮大自身,只能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是国战爆发了,门第也必须压制将门,因为将门崛起后,他们一定会倒血霉。

  眼下赵宁不择手段壮大赵氏,也是基于如此局面。

  如果没有北胡入侵,皇帝的收权大概率会成功,中央集权与皇权集中会改变皇朝权力架构与官僚机构,但大齐偏偏碰到了天元可汗。

  前世大齐被北胡灭亡,论起对国战失败的责任,论罪大恶极的程度,世家大族怎么都赶不上皇帝,跟这些投敌叛变的庶族大地主!

  为了保全大齐的江山社稷,赵宁必须事先处理掉方家这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