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0章 别下这么应景的雨啊

作品:你有种就杀了我|作者:听日|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8-02 06:29:30|下载:你有种就杀了我TXT下载
  琴乐阴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是藏剑刺客?

  不至于吧!?

  乐语是万万不相信琴乐阴也是藏剑刺客,但琴乐阴确确实实破了他最后的杀着——他在纷争面纱制造的黑暗中依然通行无阻,战法并没有被黑暗打断,准确无误地抓住乐语这个小可爱。

  嘶啦!

  一声声连皮带肉的剥落声,表明黑暗中发生了一些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血腥画面。乐语感觉自己就像是暴风雨中的洋娃娃,正接受着惨无人道狂风骤雨的残暴蹂躏。

  然而乐语忽然,走神了。

  那些尘封在荆正威脑神经深处的记忆,不停在乐语脑海里闪现。一张张在灯光下清晰可见的残虐画面,一道道穿破耳膜直到脑髓的惨叫哀怜,纷至沓来地在乐语思维里不停上演。

  那些乐语一直不敢翻开的回忆,现在他忽然有能力去面对了。

  他以前之所以一直不敢浏览荆正威的记忆,除了因为他觉得‘关我屁事’外,更重要是,他害怕自己代入荆正威施虐者的身份。

  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自控力的普通人,乐语害怕自己也能对荆正威那‘残暴的欢愉’感同身受。就像纯爱战神不敢看牛头人,生怕自己突然‘真香’。

  但现在乐语,终于有勇气回忆荆正威那可悲的人生了。

  母亲早亡父亲厌恶的童年;

  修炼禁忌战法而扭曲的少年;

  残忍自虐满腹仇恨的青年;

  那一双双厌恨他的眼睛;

  那一双双恐惧他的眼睛;

  他因为悲痛而堕落,因为堕落而扭曲,因为扭曲而感到快乐。

  他沉在泥潭了无法逃出来,最后干脆不挣扎,反而从泥潭里获取养分,如同蛆虫一样重生。

  这个血腥暴虐的死法。

  倒是适合作为荆正威的句号。

  所有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只是……

  黑暗中,乐语睁开了双眼。

  荆正威,你任由命运随意摆弄,是你的自由。

  但是,我要反抗,也是我的权利!

  死人的回忆,就别这么不合时宜地出来聒噪了!

  你堕落绝望的轻生思维,别成为我战斗的障碍!

  嘶啦!

  琴乐阴疯狂乐章的最后一击交叉撕咬,将乐语整个人打得后退浮空。他心里依旧无比冷静,强忍着几乎是一合眼皮就要睡过去的沉重,准备发动最后一次反扑!

  直到此时此刻,乐语仍未放弃!

  黑暗对琴乐阴效果拔群!

  琴乐阴除了抓住他锁骨的第一下以外,后面的连招几乎都没有用过光爆,不然乐语早就被他削成人棍了,只能老老实实换乘四号机。

  可以看出,琴乐阴就算体内有应对黑暗的光辉,但数量极少,源远比不上白发刺客,顶多只能满足他发出一下攻击。

  所以乐语还没死,他感觉自己也就是重伤,还有得救!

  而且他已经透过刚才的攻势,完全洞悉琴乐阴的位置!

  虽然他也知道,如果就这样在这里死去,或许会更加轻松。以荆正威这副半残之躯,回去治好也是浪费医药费。

  但乐语今晚,并不是为了死而逃跑。

  如果不需要打赢,那一开始就不要战斗。

  能被原谅的失败,哪里都不存在。

  琴乐阴。

  跟着荆正威一起下地狱吧!

  维持了足足数个呼吸的黑暗,在这个瞬间突然消失。

  当琴乐阴的眼皮再次被月华浸染的时候,浮空的乐语已经发出绝体绝命的一击,右手如爪往前一勾。

  无相战法。

  魔手!

  哪怕琴乐阴瞬间就开始凝聚光甲,但仍然晚了一步,被这分秒不差的魔手贯穿了胸膛。

  “嗬!”

  琴乐阴按着胸膛,咳出一口血沫跪了下来。

  乐语跌落到地上,一身血污浸满地面。

  “荆,哈,正威,哈哈……”琴乐阴看着自己心脏处的伤口,又像是哭泣又像是大笑:“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乐语瞪大眼睛,撑起自己的身体勉强站了起来。

  他赢了。

  最后一击,彻底洞穿了琴乐阴的心脏,哪怕辉耀武者恢复能力强,但心脏这种致命伤也绝不是单靠高速细胞分裂就能自愈的伤势。

  他赢了。

  白夜的人应该在找他,只要挨到医官过来,那他就算是一滩烂肉也能活过来,过两天还能跟青岚一起打牌使其娇羞。

  他赢了。

  《未来回响》不会断更,东阳区的改革会继续,他会在这里将前世的东西一一搬运过来,让一件件熟悉的事物出现在这片大地上,让这里成为他的家乡……

  他…赢…了…

  “咳咳!”

  乐语忽然感觉到呼吸不畅,咳出两口血沫,连拥有冰血体质的他都感觉到呼吸不畅,说明差不多不能呼吸了。

  他往脖子抹了抹,发现满手都是血污。

  他仔细聆听,发现喉管那里呼呼生风,肺部挤压的空气在喉管破洞里就逛出去了,喉管旁边破裂的血管浸入到肺部之中,更是加剧他的呼吸困难。

  或者说已经不是困不困难的问题,他已经没有呼吸了,大脑逐渐开始缺氧。

  琴乐阴的最后一击。

  将他的喉咙彻底撕烂了。

  只是乐语的‘冰血体质’过于强悍,令他根本注意不到这种不疼不痒的小细节,支撑着他打出最后的反击。

  所以,我这次算是被‘冰血体质’坑了?

  乐语徒劳地捂住脖子,无力地倒在地上,沉重的眼皮似乎在不停打架,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

  嗒。

  嗒。

  琴乐阴一步一步爬过来,爬到乐语身边,倒在他的血泊上,面对面地躺着。

  “我们被彼此吸引,如水滴,如星辰。”

  “我们对彼此排斥,如磁铁,如肤色。”

  “荆正威,下面应该有很多人在等你,不过别担心,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是一群臭鱼烂虾,死了之后就更不用怕,我会陪你一起去收拾他们……”

  “我们一起开始……新的旅程吧。”

  哦呼。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

  我死了,琴乐阴也死了,但死而替生怎么发动?我百分之九十的血量都是他造成的伤害。

  DPS排名第二的是谁?

  铁先生?

  还是那两个小鬼头?

  还是说……

  我会就这样死了吗?

  不知道是被荆正威的思维影响,还是乐语就是这么想的,他忽然觉得这个主意好像也不错。

  不用继续坚持。

  不用继续努力。

  也不用继续回家。

  往乐观点想,我说不定死了就可以回到那个有wifi电脑游戏的世界了呢?

  往悲观点想,这个世界说不定有阴曹地府,接下来的剧情就是《你有种就再杀我一次》。

  遗憾的是,没有来得及跟他们好好告别。

  而且……

  乐语偏过头,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血发恬静的琴乐阴。

  我也累了。

  “咝…咝…”他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琴乐阴明白他的意思:“待会见。”

  乐语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可能是一世。

  也可能是一瞬。

  他忽然感觉到嘴巴里咕哝咕哝地喝着什么。

  他下意识想吐出来,但又觉得这股味道异常甘甜,下意识地多喝了几口。

  乐语睁开眼了。

  他看见荆正威那张血肉模糊的安详睡脸。

  他看见自己正如饥似渴地喝着荆正威流出来的血液,他每喝一口,就感觉到光线自动流入到伤口里填补一分,受损的心脏也强行跳动起来。

  血饮八稻流,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所以,琴乐阴,你居然直到我死之前的最后一秒都还想骗我……

  你真的是……

  真的是……

  忽然,乐语感觉自己的脸庞被一滴滴大珠小珠砸脸。

  是血?

  是雨。

  乌云密布的夜空忽然下起淅淅沥沥的暴风雨,来自东海的黄金之风终于为酷热的玄烛郡带来降温的阵雨。

  淅淅沥沥的雨水痛打乐语的脸庞,洗干净他的身上的血污。

  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昏沉沉地似乎随时都会睡着,不过乐语也没想动。

  他任由自己继续喝着荆正威的血,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他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但进入他嘴里都是雨。

  最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得就像是一个被爹妈拿走压岁钱又不敢发脾气的孩子。

  然后轻轻叹息一声。

  “别下这么应景的雨啊。”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