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93章 少年游——屏游番外(五)

作品:东宫藏娇|作者:十七年柊|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9-16 20:21:24|下载:东宫藏娇TXT下载
  天青与云白,都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暖晖。

  墙外有孩童嬉闹,闹声和着饭菜香飘过墙头,生机盎然。

  新赁的宅子周围很热闹。

  魏少游说虽然不够清净,但万一她在家里有什么事,也有邻里照应,等他拿到那五百两,再换个她喜欢的地方买座自己的宅子。

  这说话的口气,好像他是养家糊口的——

  她晃了晃脑袋,甩开这些多余的想法,低头取针理线,继续绣未完的一丛兰草。

  这是她新找的活计。

  入住新居的第二天,魏少游就出门了,去赚那五百两。

  魏少游离开后,她硬着头皮上街市问了一圈,终于在一家绣庄问到了想要的答案。

  她不能一直依赖着魏少游,也不能让他为了养她一直在刀口舔血。

  她总得学会自己一个人活下去。

  从前在池家,池棠的贴身小物都是她亲手绣制的。

  绣活确实很适合她。

  绣庄老板是个面目和善的中年男子,对她的手艺也很满意,甚至愿意以优厚的条件同她签订长契。

  但是她忍痛拒绝了。

  魏少游拿着做赏金猎人得来的二十两给她时,玩笑似地说:“这二十两就是你的卖身银,你现在卖给我了,没我的允许,不许跑别家去做活!”

  她想着,就算要签长契,也得先等他回来再说。

  他说过,七天内一定回来。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她有些心浮气躁,几次出神忘了下针。

  “咚咚咚!”门突然敲响。

  她正心中一喜,却听到一个脆响的声音喊道:“君姐姐在吗?”

  不是他……

  她收起失落,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布衣少女,十五六岁,乌发红唇,眼眸清亮,花儿一样的年纪,不施脂粉也很动人。

  这姑娘她认得,就住在巷子口,叫何小寒。

  她出门路过巷子口时,经常遇上何小寒。

  遇上时,何小寒都会热情地同她打招呼,是个活泼热忱的性子。

  何小寒手臂上挎了一只篮子,甜香扑鼻。

  “家里新蒸了丝丝糕,阿娘让我给君姐姐拿一点呢!”何小寒笑盈盈道。

  她感激地笑了笑:“多谢了,”迟疑一下,问道,“要不要进来坐坐?”

  她一个人待着也是胡思乱想,有人说说话也好。

  “好啊!”何小寒高兴地点头。

  进了门,目光一扫,仿佛随口问道:“君姐姐一个人在家?”

  她“嗯”了一声,将何小寒迎进屋奉茶,又取了碗碟,将丝丝糕切成恰好入口的小块,摆在碟上,送到何小寒面前。

  何小寒看得目瞪口呆:“君姐姐……你、你是哪里人?”眼中甚至有了敬畏。

  她沉默片刻,道:“江南人氏。”

  “江南女子都像君姐姐这样温柔美丽,像画里走出来一样吗?”少女语气中带着艳羡。

  她莞尔一笑:“何姑娘过奖了。”

  “怎么会来成都呢?”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便沉默了下来。

  何小寒也感觉到自己问错了话,忙转移了话题。

  “……我今天上街,听人说新帝已经立后了——”

  “新帝?”她惊愕得打断了何小寒的话。

  何小寒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点头:“是啊!”恍然大悟,“你不会还不知道先帝驾崩的消息吧?”

  她真的不知道。

  这半年来多在山野间,这才第一次进城。

  那个皇帝驾崩了?

  “新帝是谁?”她忙问。

  “当然是原来的太子了!”何小寒说。

  她松了一口气。

  “我听他们说,新帝娶的皇后就是那位池状元的女儿,那位池状元听说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他女儿一定也是个大美人,难怪新帝这么迫不及待要娶她……”小少女提起这种风流情事,眼里便如梦似幻起来。

  她却听得心里钝钝地疼。

  姑娘嫁人了,她还是没能陪姑娘出嫁……

  十几年相伴,她从小就认定自己会追随姑娘一辈子,纵使认回杜家,也约定日后她入宫为女官,继续作伴。

  可她终究是可耻地逃走了,连告别都没有。

  这世上,她最对不起的,就是姑娘了……

  也许日后,她还能找回勇气,回去见姑娘一面。

  那时,姑娘已经是皇后了。

  不,现在就已经是皇后了。

  真好……

  “……君姐姐是同兄长一起住吗?”突然听见何小寒问了一句。

  她一时怔怔,没能反应过来。

  “那天你们搬进来时,我恰好路过,看到还有一位小郎——”何小寒脸红了红,“那是君姐姐的兄长吗?”

  她心中一冷,盯着眼前的娇羞少女看了一阵,摇头:“不是,是我家主人。”

  她有什么资格与他兄妹相称?她有什么资格不高兴?

  ……

  说了一会儿话,天色就暗了。

  没有问出魏少游的下落,何小寒也只能起身离开。

  关上门,她倦倦倚门,回味着何小寒离去时的祈盼和惆怅,不知怎么,有些羡慕。

  “我什么时候成你主人了?”身后懒洋洋相问。

  她猛地转身,看到他风尘仆仆站在屋檐下,抱臂胸前,脸上似笑非笑。

  “你、你回来了……”她磕磕巴巴说了半句,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心里说不出的欢喜。

  魏少游脸上本来有些阴阳怪气,一见她笑,也笑了起来,摇摇头,面上露出几分无奈。

  “说好七天内回来的,可不得回来?”他往台阶上一座,就地仰躺下来,喟叹道,“家里得有一把躺椅,赶路回来躺一躺多舒服,冬天还可以躺着晒太阳。”

  她忙道:“我明天去买!”

  他抬了抬头,含笑看了她一眼,道:“去给我沽点酒来,馋了!”

  她立即转身,却跑进了厨房,很快捧出一只酒坛,眸光闪闪地看着他:“酒已经买好了!”

  魏少游惊讶地坐起身,问道:“下酒菜呢?”

  她放下酒坛,又跑进厨房,没过一会儿,端出一盆热水。

  魏少游忙起身接过水盆。

  “你先洗把脸,我去把菜端出来!”她匆匆忙忙又跑开了。

  魏少游看着她跑进跑出的忙碌身影,怔愣着没有动作。

  她摆好酒菜,又跑来替他拧干帕子送上。

  他接过热乎乎的帕子,按在脸上,狠狠地揉了一把,拿下时笑道:“怎么准备得这么周全?”

  她脸上有些热:“你说过七天内一定回来的,今天第七天了……我就备上——”

  “那我要是前几天回来,岂不是没得吃?”

  她抿唇一笑:“每天都有准备啊!”

  魏少游看了她一会儿,笑道:“你不是真把我当主人吧?说好的一仆不事二主呢?”

  提起这个,她目光黯淡下来,轻声道:“太子登基了,我们姑娘做皇后了。”

  魏少游点头:“我这几天也听说了。”

  “她从前说过,等她做了皇后,就让我做她的尚宫……我说过会一直陪着她,可我食言了……”这些难过,只能对着他说。

  说什么抛弃过往,可过往也不是一味不堪,也有值得她珍藏的。

  只是当初心如死灰,便把这些都抛弃了。

  现在想起,不舍如刀割。

  “这样说的话,我也食言了,”魏少游提起酒壶,将面前的碗斟了一半,“我原本说要为小师侄送嫁的,也没能送上,该罚!”

  他端起酒碗,却递给她:“你先自罚一碗,接着我也自罚!”

  她怔怔接过,也没多想,就听话地喝了一口。

  然后就被呛到了。

  她为他买的是那日他在酒楼点的酒,没想到这样辛辣,呛得她咳嗽不止,连眼泪都咳出来了。

  魏少游看得哈哈大笑,接过她手里的碗,一仰脖就喝干了。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手里那碗酒,忽然有了醉意。

  “魏少游……”她撑着额角声音软软地唤道。

  “嗯?”他放下酒碗,倚着桌子倾身靠近她。

  “我不是二十两卖给你了?”

  他失笑:“我买你做什么?”

  她慢吞吞挨蹭到他身边,抬起手,摸了摸他被利刃割破的袖子。

  “以后别再出去了,”她正色道,“我可以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