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玉甲勾亡魂

作品:御天化魔|作者:苦蚕|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9-17 14:53:11|下载:御天化魔TXT下载
  将两人拉出土坑,之前的尴尬谁也不去刻意提及。老二伍仟看着四人猥琐眼神,心里可不是滋味儿了。

  “怎么的!我还能和老三生猴子咋地,你们这都什么眼神?他就是扶我起来,我跌倒了你们没看见吗?”

  常言道,越描越黑不过如是。伍仟的话就好像是掩耳盗铃一般,还是老四余万里出来打圆场。

  “行了行了,咱们几个谁屁股上有几根毛,哥几个心知肚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这话若是兄弟几人小声言语,也不过就是平日里增进感情的兄弟闲谈。余万里扯着嗓子吼出来,那效果可想而知...

  眼见离的近的那些人,悄悄挪着步子往后退。一群人看着他们或是眼含深意的微笑,或是一脸猥琐的理解。

  余万里自知不妙,缩着脖子往身材高大的老五纪武身后躲去,临了还不忘吐槽一下看着他们流露理解眼神的那群人。

  “大家都是男人,能不能别这么猥琐!”

  老大陆铭穿着一件长袍,整个人都被袍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连眼睛都在帽檐下,很少漏在外面。

  他轻轻咳嗽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自己这几个兄弟就是这样。最小的黄骁已经二十八岁了,自己更是年近半百之人,正天说话没溜儿似乎已经成为了大家的习惯。

  被救下的六人远远的躲着他们,因为之前余万里的那句话,现在都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

  转过身去,那些人脸上的厌恶一览无遗。实力强劲又如何,老子是钢铁直男,我若不从你们还能将我掰弯不成!

  本就不愿与众人距离太近,这下好了,自然而然六人倒也乐的轻松。

  南宫燕本意是想拉拢六猴与自己一道追寻目标的,可经过这么一场闹剧,想结交又怕别人诟病。无奈之下,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

  惊险过后,虽然有六猴的调剂,可众人心中那块大石还是问问压在心头。这个唐青山的实力是不是废了尚未可知,不过手段当真凶狠异常。

  这一次闯进将军府击杀他的猎手不下千人,可如今站在这甬道之中不过五十人。千余人里修真者虽然只占了四层,可以就有将近五百人之数。

  到现在,人家之露了一面。可将猎杀他为首要任务的众猎手死伤不能用惨重来形容了,几乎就是全灭。而人家只不过用了两个极其简单的小阵法,再有就是那些温度高到让人仔细的滚油。

  望向前方黑暗,南宫燕心头一狠。无论唐青山知不知道他们的事,以此子心性,梁子结下了自己今日错失良机,他日必定后患无穷。

  从怀里掏出一只玉匣,一手将其托在掌心,另一只手掐诀点指。

  一道翠绿色光芒从玉匣子里飞了出来,围绕在他身前将他包裹的严丝合缝。

  身后这些人根本就没见过这种场面,修真者在这个世界不算少数,也可以说很不及。他们靠着残缺的法术,就以为自己已经是那高高在上的山上人了。

  虽然照比江湖侠客会的手段是多了些,可真要算起来,也不过就是长了翅膀的泥腿子,无论实力还是法宝和修真门派,传承家族比起来。眼界和实力相差之悬殊,无异于管中窥豹。

  “小心点,最前面那个是南宫家的嫡系。” 见识最多的陆铭用自己的神通瞧瞧和自家兄弟们开始沟通,其他几人神色一怔,老大已经很久都没施展自己的本事了,冷不丁耳边有人和自己说话还真有些不适应。

  “大哥,你的伤。”

  眼神好奇的盯着绿光传来的方向,伍仟头也不回关心的问道。

  “我的伤暂时还能压制住,接下来的路,无论对我们或者对唐公子都会是场不小的考验。”

  是什么原因能让陆铭不顾及自己的伤势,冒险施法和众人交流。赵大川壮硕的体格,要比其他几人看的清楚。此时的南宫燕身上一件翠绿色的全身玉甲,将他从头到脚都包裹的天衣无缝。

  甲身上又各式花朵雕刻,栩栩如生让人神往。十数只绿色蝴蝶围绕在他身旁,那竟是盔甲自身释放出来的灵力组成的。

  南宫燕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傲立其中,伸手朝背后一抓,感受到主人的召唤,那把剑也别的也原来有些不一样了。剑柄上的怪鸟扭动着脖颈从南宫燕持剑的右臂攀附而上,犹如一条褐色毒蛇一边游动穿插,一直爬到左手掌心位置。鸟头化作一只拳套一般的东西,包裹住了他的左手。

  本来仙气缭绕的一件玉甲,和这么一把诡异的长剑配合起来,邪气瞬间从在甬道里肆意开来。

  “哎,我早该想到。能用一丈屏当做护身法器的人家本就不多,没想到唐公子竟然得罪了南宫家的人。”

  看着邪异的南宫燕独自消失在黑暗之中,陆铭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南宫家的人?怎么可能!”

  纪武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 几人来拜山头儿的,可不是来拜坟头的。这唐青山是怎么招惹了南宫家的人,上来就挑这种级别的对手,不是他们兄弟玩不起,但是实力真是不允许啊。

  “南宫燕身上穿的那件玉甲大有来头,那可是三百年前被灭亡的何庆国皇帝的贴身之物!相传何庆国皇帝平生最爱养花,一生也只有与其青梅竹马的雨蝶皇后,能与皇帝心爱之花朵争夺一下皇帝心中的位置。”

  “何庆帝疏于朝政,国力日渐衰败。终于有一天,战火烧光了他的国家,烧进了他的小院。皇帝一人一剑,将自己心爱的女子和一院子的花朵全都毁灭之后,本想与敌人来一个玉石俱焚。”

  “谁曾想,被自己心爱男人杀死的皇后雨蝶,与被连根拔起的一院子鲜花竟然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神奇的融合了。何庆帝深陷重围,眼看报仇无望想自寻短见了结了自己。”

  “一件翠绿色战甲在危急关头将他牢牢护住,何庆帝凭借神甲之威尽败敌手,最后神秘消失了。”

  众人一边听着陆铭的讲解,一面已经穿过了黑暗的走廊,来到了新的房间。

  “大哥是如何得知这战甲来历,又是如何得知前面着甲之人就是南宫家族嫡系子嗣的?”

  其余五人疑惑不已,还是老二伍仟替兄弟们开口问了出来。

  “说来不巧,未与你等结识之前。我就在邱川一个不起眼儿的小镖局里,给人当下大力的把式。一次偶然的机会,接到了南宫家的委托。当时镖头还很兴奋,因为这种大家族想办什么事,不用开口,很多大镖局都会屁颠屁颠毛遂自荐。根本轮不到我们这种小家小户。”

  “可天上就是掉馅饼了,还砸在了镖头的脚上。我们这一趟保的就是这件玉甲!”

  听到这里,无人浑身一震。南宫家素有君子剑之称,可是无论为人还是处事可都真算不得君子。

  “他们雇用我们的真正原因就是想监守自盗,因为当时南宫家主从一个不知名的秘境之中探险归来。这件玉甲的消息不知怎的传进了皇宫,当时的皇帝本就欲脱权给自己的子嗣,然后一心问道求长生。两只老狐狸为了一件宝贝,把我们这个小镖局的人杀了个干净。”

  “这就是为何原来大哥背上会有那么长一道疤的原因吗?”

  赵大川听到这里,双手已经握得咯嘣作响。站在他身边的陆铭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左臂。

  “陈年旧事,老三别往心里去。自那场南宫家的监守自盗之后,玉甲消失不了了之,我之后也有过猜疑,因为在我昏倒之前,背上剧烈的疼痛其实还刺激着我坚持清醒了一阵。我看到一名和前面着玉甲的男人身形极其类似的一个人,他以为我们都死了。”

  “确认自己身前再无活人,他在夜行衣外曾经穿过这件玉甲!”

  和前面领头那人极其相似!六人心意相通,说话一点就透。当年伤了大哥的人,即便不是前面那人,也一定和他有着莫大的关联。

  赵大川、余万里和纪武将其余三人拦在身后,身上的杀气不自觉的朝外释放。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有意无意都朝他们多看了几眼。

  这个数屁股毛的古怪兄弟团体是怎么了,杀气这么重?闹掰了?

  “老三老四老五!冷静一点,如今局势尚未明朗,我能感觉到,这群人里还有高手,即便不如前面南宫家的人,应付起来也很麻烦。我们的第一要务是救下唐公子,既然他与南宫家也有梁子,我们又想与其为伍,那想必过此一劫,不用我们提,找上南宫家也是迟早的事。”

  三人同时收敛杀意,他们也明白自家大哥的苦心。想起当时几人落难,大哥自己有伤在身,可以就不管不顾,愣是把自己几人先照看好之后,自己才慢慢疗伤。

  这份恩情,这份气度,长兄如父也不过如此。

  “大哥,如果那唐青山不愿与南宫家为敌怎么办?”

  纪武的年纪只比老六黄骁大了半个月,可以说是六人里最为气盛的一个。他可不管那么多,兄弟们自成名以来,从来就没怂过谁。不服就干,干不过就溜,实力上来了接着干!

  六猴、六贼、六恶、六莽、六勇。这些都是他们靠着自己的实力闯出来的,有人敬他们,更有人恨他们,他们怂了吗?难改老大为其他兄弟报完仇,始终从未提及自己的仇家!

  “还能如何,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就是六兄弟的默契,虽然年龄跨度极大。可几人当真是相见恨晚,如果不是世道太过勾弄人心。这些庄稼地里的老实人,为了一口饱饭不断在底层挣扎的小百姓,又怎么会相聚在千岳山脉的荒郊野岭。

  一味的忍让,根本换不来同情。一味地怯懦,别人就永远把你当狗一样看待。六个被命运反复蹂躏到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在千岳山脉回龙道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造化!

  听着大哥通过神通传给诸位兄弟的这句话,六人习惯性同时嘴角向两边裂开。阴影下,目光如电,六人无声怪异笑脸,竟与深山老林之中的猿猴模样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