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5章 说的好有道理

作品:穿成福运小娘子|作者:衣布衣出|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10-18 14:58:11|下载:穿成福运小娘子TXT下载
  几天之后,就是秦向儒成亲的日子。

  秦向儒很看重顾天成和袁长河能否参加他的婚礼,袁长河两人当然也是把他当自己人看的。

  两人在前一天就安排了河运行和诚运投递的事务,专门为这天留出时间。

  只不过,袁长河虽然接到秦家家主秦睿的正式邀请,但他同时也是婚事女方、周来运的受邀嘉宾。

  对于秦家,袁长河只是众多宾客中很普通的一份子。

  但对周家来说,他和袁长河一起共事好多年,而袁长河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身份已大有不同。

  相对于秦家,周家更在意袁长河的到来,那是在给周来运撑门面。

  于是,袁家只有两个人,却打算分别参加男方和女方两家的喜宴。

  虽然近一年袁冬初的表现很出色,但作为父亲,袁长河依然担心在秦家的陌生环境中、面对未知的秦家女眷,袁冬初是否能独自应付下来。

  想了再想,还是决定找人陪她一同去秦家。

  考虑到秀春和小翠是袁冬初的同伴,没有邀请,便带着同伴参加不熟悉府上的邀约,很有些失礼,只得又拜托刘婶陪同前往。

  刘婶也是尽心,这日辰时刚过,便整理得一身清爽,按照她自己出门做客的标准,换了衣裳,来到袁冬初家。

  袁冬初这边也整理妥当,衣着与往常很不一样。

  就在昨日,顾天成悄咪咪往袁家送了一个包袱,里面是两身衣裙。

  一身湖蓝色缎子衣裙,衣襟和裙摆绣着几丛白色芍药花。

  另一身是浅紫色细布衣裙,镶着细细的同色缠枝花边。

  无论缎子还是浅紫色细布,质地都非常好,都是易水县不曾见过的,手工也极出彩。

  这两身衣裙的衣料是顾天成在通州买的。当时,他见袁冬初出门做客没有相应的衣裳,便抽空买了几种绸缎和布料。

  回来之后,除了给他娘的,这两身明显是年轻女子的衣料,顾天成请顾母帮忙替袁冬初做量身衣裙。

  顾母见过袁冬初,对她的身量有印象,又找借口去了两趟码头,成就了这两身精心缝制的衣裙。

  期间顾母也有顾虑。她知道顾天成的心意,只是没有名正言顺的提亲,就这样给姑娘家送衣物,着实于理不合,于姑娘家的名声也不好。

  不过,有顾天成不砸锅的保证,还有她对自家儿子的信心,虽说这小子总得拎着耳朵教训,但他从未做过兜不住底的事也是事实。

  于是,顾母也就答应了帮着做。至于袁家父女会不会接受,只看这小子自己能不能搞定了。

  顾天成没想瞒过袁长河,而且也瞒不过。

  昨晚来到袁家,把包袱打开。

  袁长河看到摊开的包袱上、叠的整整齐齐的精致衣裙,眉毛立即皱了起来。

  顾天成也不是没准备、贸贸然就做这档子事,连忙解释道:“伯父您不知道,我们在通州时,冬初出入卓府没件做客的衣衫,着实不方便。”

  说着,从怀中一掏,说道:“这衣裳不算我送的,这是通州布庄买料子时,布庄给出的采买收据,您先收着。等家里宽裕些,您把买衣料的钱还我便是。”

  这是他一早就打算好的,怎会没有准备?

  袁长河看这闺女从未穿过的精致衣衫,心动莫名,但依然犹豫着:“可这做衣裳的工钱……”

  这么说有点生分,但事关闺女的名声,即使以后真的会嫁给这小子,但婚前就送这等亲近之物,以后两口子和婆媳闹个别扭什么的,这都会变成口实。

  顾天成又拿出他那种满不在乎的口气:“我和伯父一起做事,两家总算熟识。我娘手艺不错,帮冬初做点针线,也就是邻里之间帮个忙的事。街坊和亲朋之间不都是这样相处的吗?”

  你小子说的好有道理!

  顾天成这番话说的既平淡又合理,让袁长河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这小子完全是有备而来,邻里朋友之间合情合理的来往,他如果执意不接受,反倒显得有别的心思。

  再看自家闺女,完全就是个旁观者,压根儿就没打算拿主意,一副听他决定的态度。

  算了,那就接着吧,闺女倒是准备了衣裳,但和这小子拿来的没法比。

  如今和过去不一样了,随着他家境地不同,以后来往的人家也会讲究很多。衣着不得体,那是对主人家的失礼。

  “那行吧,你稍等片刻,我这就把买衣料的钱拿给你。”袁长河这就准备拿银子去了。

  顾天成连忙拦住,笑问道:“您不是打算凑凑钱,给冬初买个丫鬟吗?”。

  袁长河一摸脑门,他把这个忘了。这不,这次出门就显出了没个丫鬟的不方便,好一番拜托人家刘婶。

  “那行,那就下月还你。”希望下个月生意更好一点,能多结些银子。

  “行啊,听您的。”顾天成极为爽快。

  于是,这天参加秦家喜宴,袁冬初便穿了那套浅紫色的细布衣裙。

  说起顾天成这厮,品味还真可以,眼光不错,没给她买这时代小姑娘喜欢的粉红、葱绿、鹅黄那类颜色的衣料。

  她感觉,那种鲜亮,自己绝对齁不住。

  若论秦家风光,那是之前。如今偏居一个小镇子,还是身份敏感的前朝官员,所以,庶长子的婚事规格并不高。

  袁冬初穿这身衣裳去秦家做客,并不失礼。

  成亲双方家都在延浦镇,袁长河当然会陪着闺女一起乘船。

  袁冬初之前没少坐摆渡小船,在易水县境内的河道上来往。但穿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坐在摆渡小船上也颇扎眼。

  认识不认识的,难免会多看几眼。

  以诚运南北和诚运投递的发展势头,袁家和顾家发迹那是一准的事情。

  作为诚运东家之一的袁家闺女,以前看这姑娘还不觉着,这时换了衣裳再看,果然大方得体,不是寻常贫寒之家的女娃可比。

  再瞧姑娘身后,还跟着一个利落精干的婶子,应该是专程请来陪袁家姑娘出门的吧?

  看人家这际遇。

  年初时,这位袁长河还是延浦镇一家大户的船工,不足一年,人家就有了这等身份,应该积攒了很久吧?

  直到这时,人们依然没想到,春夏两季,穿着贫寒之家补丁衣裳的袁冬初,是靠着卖野菜,赚了家里的第一桶金。